折金扇

文,字,画,玩,好好做人。

© 折金扇 | Powered by LOFTER

游。
我很多画都叫“游”,这是我的状态。

干在颜料盒里两个月的颜料重新启用,金颜粉依旧颜值爆表。

行龙。

生活之欲。

214782:

_……叔氏之说,人之根本在生活之欲,而欲常起于空乏。既偿此欲,则此欲以终;然欲之被偿者之一,而不偿者十百;一欲既终,他欲随之:故究竟之慰藉终不可得。苟吾人之意识而充以嗜欲乎?吾人而为嗜欲之我乎?则亦常自辗转于空乏、希望与恐怖之中而已,欲求福祉与宁静,岂可得哉。

——王国维

遊。

字猫:

二十四诗品·典雅|唐·司空图
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
眠琴绿阴,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一起练字 🙏
原图在最后

献芳华。
――这次形成的底色肌理意外好看。

识者已领,期之愈分。

字猫:

诗品二十四则·飘逸 | 唐 · 司空图
落落欲往,矫矫不群。
缑山之鹤,华顶之云。
高人画中,令色絪缊。
御风蓬叶,泛彼无垠。
如不可执,如将有闻。
识者已领,期之愈分。


前年整年精力充沛地积极学习创作,工作余时人品爆发能带上色一天画一张;去年次之,抽空两三天一张;如今一下午连线稿的三分之一都画不完,甚有画欲,却觉累极。
极望能身心如一,力量重回。

《木兰花慢》朱宁短篇(《机灵小不懂》朱厚照x朱宸濠同人)

《木兰花慢》――
(伪长篇朱宁渣文《乱沙明日》已在贴吧完结,懒得搬,这算是它不存在的he的后续……)

宫婢带着园匠来往力碌,赶在中秋前一天将御花园中经年细养此时正放华灿的金桂挑了最好的几株斫枝修剪,匠心整置,集出数十大小不一造型各异的雅致盆景巧划规摆入三年前另辟的东宫偏殿。说是偏殿,却是一座高楼曲廊敞阔堂皇胜于东宫的明朗庭院,只是朱门上未安名匾,默着几分莫明其妙。侍女宫婢们也皆是三年前选进的一众独新,吩入时即被嘱令尽分内之事,禁多言闲语,否则立时拔舌杖毙,严狠甚于其他庭殿,因此十分听话,侍了殿中人三年也不知他姓名,只听从安排尊称他王爷,经久便习以为常,也懒得去想先皇几位兄弟早已因叛而诛,余下固...

现在再画以前的画风觉得是消遣。

1 /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