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金扇

文,字,画,玩,好好做人。

© 折金扇 | Powered by LOFTER

抄唐诗。

那女子面色虽淡,然唇点朱,总发拢顶结了个倾髻,斜插一支云头玉簪,一身青布暗花衣袍,料质略粗,工亦不精,概应村户之物,却拱手怀执了个银柄金纱的宫扇,教人看不出她到底是隐游女冠,还是富贵中人。

渣画又渣段,画得挺死。

何人共醉新丰酒。

抱元守一。

忽然很喜乍笔。

长城层峦。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不仁》七金短篇

去年旧物。

《不仁》――七金

春雷阵阵,夜雨飘摇,零散些个褴衣乞儿横七竖八地窝在长安城南破庙里积了半间的泛潮茅草上酣然大睡;另半间里灰尘略扫,靠壁垫设一张尚算洁净的草席,正襟危坐着个头顶方巾的灰蓝布衣者,虽巾下尽霜华,但面肤无褶,身骨挺拔,是个英朗鹤发青年,身前燃一支长明烛,狂风破漏窗,烛光分毫不动,该非书生,而是修行有为的云游道士。雷声骤紧,砰然如炸鞭,过后静默,青年忽地开目,虎光烁烁――庙门被闷声撞开,踉跄进一身暗红,衣发皆赤,泥泞半身,顿了顿,半覆在散乱红丝下的青灰面容在看清靠壁正坐的青年后又增厉白,凤目如刃,稳直了身步步逼近,不知何处凝着的暗血湿透后和着泥水顺着衣角鞋边滴流拖行,更...

1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