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金扇

文,字,画,玩,好好做人。

© 折金扇 | Powered by LOFTER

花无盐。

额印叶斑,化形没化好的花精,哈哈。

武当山上五龙宫。
目前见到的最宏壮的古道迹,虽年久失修,又似乎经灾,但望之生敬畏,据居留修缮者言,大概还要5到10年才能开放。

打破冥顽须悟空,却除菩提谁棒喝。

一曲斐然子,雕虫丧天真。
――太白《古风》。

抄唐诗。

那女子面色虽淡,然唇点朱,总发拢顶结了个倾髻,斜插一支云头玉簪,一身青布暗花衣袍,料质略粗,工亦不精,概应村户之物,却拱手怀执了个银柄金纱的宫扇,教人看不出她到底是隐游女冠,还是富贵中人。

渣画又渣段,画得挺死。

何人共醉新丰酒。

抱元守一。

忽然很喜乍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