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金扇

文,字,画,玩,好好做人。

© 折金扇 | Powered by LOFTER

只喜欢衣上叶纹。
总不能满意,似乎处处都是问题,其根在我。

忽然想画这样的框。

给孩子画个装饰盘,花里胡哨,哈哈。

《归》。

《游》。
我很多画都叫“游”,这是我的状态。

干在颜料盒里两个月的颜料重新启用,金颜粉依旧颜值爆表。

行龙。

遊。

献芳华。
――这次形成的底色肌理意外好看。

前年整年精力充沛地积极学习创作,工作余时人品爆发能带上色一天画一张;去年次之,抽空两三天一张;如今一下午连线稿的三分之一都画不完,甚有画欲,却觉累极。
极望能身心如一,力量重回。

《木兰花慢》朱宁短篇(《机灵小不懂》朱厚照x朱宸濠同人)

《木兰花慢》――
(伪长篇朱宁渣文《乱沙明日》已在贴吧完结,懒得搬,这算是它不存在的he的后续……)

宫婢带着园匠来往力碌,赶在中秋前一天将御花园中经年细养此时正放华灿的金桂挑了最好的几株斫枝修剪,匠心整置,集出数十大小不一造型各异的雅致盆景巧划规摆入三年前另辟的东宫偏殿。说是偏殿,却是一座高楼曲廊敞阔堂皇胜于东宫的明朗庭院,只是朱门上未安名匾,默着几分莫明其妙。侍女宫婢们也皆是三年前选进的一众独新,吩入时即被嘱令尽分内之事,禁多言闲语,否则立时拔舌杖毙,严狠甚于其他庭殿,因此十分听话,侍了殿中人三年也不知他姓名,只听从安排尊称他王爷,经久便习以为常,也懒得去想先皇几位兄弟早已因叛而诛,余下固...

1 / 37